来自 COD彩票官网 2018-08-16 16:40 的文章

就吩咐各路兵马立即成犄角状驻扎互为奥援

 燕弘信已经死了,人家是刚刚跟着自己赴汤蹈火的人,再说这是替主报仇,忠仆义士,李鱼不好苛责,只好叫人先把齐王李祐等人抓起来,就拘于东厢房内,着杜行敏等人严加看守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对那些投诚的将领们,当然还谈不上百分百的信任,那些人刚刚背弃旧主,也无颜与旧主相见,自也乐得如此。
 
    至于齐王的家人,虽说他是皇帝的儿子,可他这是谋反,皇帝那边究竟会如何处置,谁也无法确定。所以做为谋反者的家眷,那些王妃也俱都被看押起来,这些人则由那些将领们派人看管了,只调了蔡伦一人过来主持。
 
    不过刚刚将后宅那些妃子们集中起来,一位将领便紧张兮兮地跑来禀报李鱼,说是五王妃楚绵不见了。李鱼听了倒也有些惊讶,一个弱质女流,怎么可能不见了?难不成这位娘娘深藏不露,有聂隐娘、红线女一般的本领?能高来高去,眼见灾祸临门,竟尔逃了?
 
    不过一个女人而已,再说依照李鱼的本意,可不喜欢株连家人,所以只是随口吩咐了一句可在城中四处搜索,谅她一个女子也跑不了多远就罢了,并不热衷抓捕,心中隐隐然还有些盼望那女子能逃出生天。
 
    之后,李鱼便吩咐人持他写就的书信前往德州去见李绩大将军。委派之人就是陈二狗,李鱼的情商可是很高的,一番事做下来面面俱到,这二狗子大将军自然首倡投诚,自然也得予他一份功劳,叫他去李绩面前露露脸,即是此意。
 
    如此一来,二狗子也必死心踏地,不会再生异心。要知道李鱼现在仍在齐军环绕之中,一个处理不慎,仍是要出现反复的。
 
    德州城里,李绩大将军风尘仆仆刚刚赶到,这时不只海州兵,另外还有两路人马也是刚刚在城外驻扎下来,几路大军一到,把个德州城立即闹得人心惶惶。
 
    这么多兵马出现在这儿,万一齐王挥军来战,那这儿就是战场啊!
 
    李绩……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大军一到,就吩咐各路兵马立即成犄角状驻扎,互为奥援,同时挖战壕、架拒马,防御工作一丝不苟。
 
    李绩能为军神,又岂是凭着运气,从不轻视任何敌人,用兵既大胆又谨慎,这是他的特点。
 
    旋即,李绩便在中军帐内召集已经赶到的诸州兵马将领议事,奈何大家都是刚到,德州这边的地方官府官员因为造反的是皇帝的亲儿子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立场,对齐州那边情况也不甚了然。
 
    实际上,他们就算打听,也还真就打听不到什么,因为齐王从一开始就封了城,与外界断了联系。可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是这样造反的,不免聪明反被聪明误,猜测齐王必有惊人举动。
 
    结果大家还没议出个所以然来,大齐国上柱国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兵部左侍郎陈二狗子陈大将军就把惊人的消息给送来了。
 
    大齐国皇帝陛下以及拓东拓西拓南拓北四大王,已经被游骑将军李鱼,领兵曹杜行敏、执戟长蔡伦,率小卒六七人,蔡家兄弟三五人,长史权万纪部曲两三只给一勺烩了。
 
    李绩张开了嘴巴,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。
 
    惊怔半晌,李绩目中不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。两旁叉手而立的将领见了,心中都道,大将军一生戎马,战功累累,杀人无算,临到老来,却是慈悲心重了。
 
    孰不知,李绩哪里是慈悲心起,他突觉怜悯,却是因为想到了李世民。一代雄主,生出这样无能到了奇葩境界的儿子,想想着实地可怜了些。
 
    只是,二狗子虽是快马赶来,可他到了德州时,业已是黄昏时分。今日是来不及前往齐州了,李绩便让他留在军中,再询细节。并晓谕三军,明日一早,拔营起寨,奔赴齐州,接收城池。
 
    晚上,夜幕低垂。
 
    拓西王燕弘信的大宅此时已成了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的住处。
 
    李伯皓在磨刀,齐王麾下信重的四人其实都是纯粹的武人,喜欢搜罗各种宝刃,他们入住这座宅子之后,搜罗到了一库房的兵器。
 
    李伯皓一见心喜,马上退出来锁了库门,对刚刚走过来的李仲轩说这一库的都是绫罗绸缎,李仲轩一听哪有兴趣,对此毫不理会。结果捱到晚间,李仲轩说是昨夜奇袭王府有些倦了,居然先赶去睡了。
 
    这可正合李伯皓心意,赶紧屁颠屁颠地赶到兵器库,点燃两根儿臂粗的巨烛,一一检视,将那喜欢的兵器都放在一边,准备打包带走。
 
    其中有一口宝刀,鞘是绿色鲨皮鱼的,上边镶着七星宝石,刀一看就是名贵的宝刀,只是颇有些年头了,刀上已经有了斑斑绣迹。
 
    李伯皓知道有些
    被温香软玉、凹凸有致贴合着的李仲轩,俊俏的容颜上也有一抹酡红,仿佛刚醉了酒。他的鼻息还有些粗重,但正渐渐和缓下来。
 
    秋波宛转,似喜还嗔、半推半就、耳鬓厮磨……
 
    回味着,李仲轩不禁满足地笑了,这才是极乐啊!真真一个尤物。
 
    李仲轩已经在盘算着把这位五五妃带回陇右去,嗯……说是自己的伴读侍女,会不会显得她年岁稍长了些?不管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!
 
    于是,李仲轩想着,又开始了第二轮伐挞。
 
    东厢关着齐王等人,西厢则关着杨千叶和纥干承基,这两人被分别安置在一处房中,李鱼也特意吩咐人严加看守的。
 
    李鱼忙着接收军队,安抚军心,忙碌了一天才回到王府,急忙忙吃了口饭,这便来到了西厢。
 
    门儿一看,被绑在柱上的杨千叶看到是他,立即把头扭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唉!”
 
    李鱼先叹了口气,走过去,在她面前站定。
 
    杨千叶马上把头又扭到另一边,李鱼迈了一步,又站过去。
 
    杨千叶马上把头再扭向另一边,李鱼又站过去。
 
    如是者数次,杨千叶不扭头了,而是恶狠狠地瞪着他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何苦呢?”
 
    杨千叶咬着牙道:“你杀了我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