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COD彩票手机端 2018-08-16 16:47 的文章

她得用身法引得这五人阵法错乱,个人毕竟不能

  被旷雀儿胳膊肘儿拐了一下,罗霸道骨头都轻了三分,酥麻麻的好不受用。可怜见的,明明是名重一时的四大寇之一,眼看着就要变成惧内的贱骨头了。
 
    旷雀儿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牙儿,判断了一下方向,努嘴示意道:“我们往那边走,从西边插进去。记住,不要恋战,一俟救了殿下,马上就走!”
 
 第539章 说过不杀你
 
    林中,几处篝火。
 
    墨白焰潜在暗处,仿佛一只从洞穴中钻出的鼹鼠,谨慎地观察着。
 
    林中的士兵警惕性并不高,这也正常,虽说他们押送的人很重要,可问题是:谁会来劫囚呢?
 
    造反的这帮人全都被抓了,押送他们的又是朝廷的大军,怎么可能有人来劫狱?
 
    但……真的有人来,可悲的是,想劫囚的人要救的却不是造反的主角----齐王,也不是他麾下的四大王,而是那个刚刚投奔他而来的所谓“太行壮士”。
 
    墨白焰静静地观察着,估算着林中侍卫的多寡,所处的位置,大概的战力,盘算着一旦冲入,如何迅速找到殿下,并把她救出。
 
    墨白焰已经注意到林中有几匹马儿,正拴在树上,一旦救了殿下出来,这马就可以用上。
 
    忽然,东方起火了。
 
    火势很快,一开始还只是一点点红光,这林中的人根本不曾注意,但很快那火势便冲宵而起,林中顿时骚动起来。
 
    骤然起了这么大的火,难不成有驻军不慎,营火引起了山火?人们纷纷翘首远望,趁此机会,墨白焰长吸一口气,一个箭步,就冲出了藏身之地。
 
    而他冲出的一刹那,心中便是一惊,迅速一个大转身,将刀横在胸前,如临大敌。
 
    墨白焰十指如钩,足以杀人,但此番为了救殿下出来,难得地用了兵刃。
 
    他方才刚冲出去,就察觉旁边十余步外草丛中也扑出一个人来,墨白焰顿时大惊,难不成押送齐王的人中有高手,自己的行踪早已被人发现?
 
    墨白焰蒙着面,冲出那人居然也蒙着面,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一怔。
 
    对方也蒙面?如果是官兵,似乎没有这个必要,那么……
 
    两人还没搞清楚对方的身份,官兵们已举枪冲了过来:“什么人,弃械投降!”
 
    “干掉他们!”
 
    旷雀儿也蒙着面,从一旁窜了出来,向着罗霸道大喝。
 
    罗霸道有点窘,他要是转身,侧翼空门就得暴露在那个蒙面人面前,那人究竟是敌是友?
 
    犹豫间,罗霸道就慢了一步,旷雀儿独自迎上了五名官兵。
 
    五杆长枪,配合无间,分别从上下左右不同的方位刺来,动作一致,虽然他们的个体武功不高,可这样一刺,就像一个使枪高手同时刺出五枪,旷雀儿手中只有剑,根本无法应付。
 
    旷雀儿只能纵身闪开,她得用身法引得这五人阵法错乱,五个人毕竟不能心意相同,不管是追杀还是闪躲、跟进,错乱是必然的结果,那时就是她突入杀人的时候了。
 
    可这时,又有三个军士挺枪杀到,旷雀儿无奈,只能再退。
 
    那边,罗霸道举着刀,已然大喝起来:“我要救人,你是何人?”
 
    墨白焰也有点懵:“老夫也是救你。你……你救谁?”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东方起了大火,西边突又遭敌袭,林中休息的士兵顿时大乱。
 
    李鱼正卧在篝火旁休息,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,四下一看,厉声大喝:“不要乱,勿予敌可趁之机!立即守住齐王,他是最重要的,如果齐王有失,我要你们的脑袋!”
 
    李鱼拔刀,大喝着吩咐:“西侧御敌,东侧警戒,南北戍卒原地勿动,以防有敌趁虚而入!”
 
    李鱼一番调配,林中守卒立即纷纷行动起来。
 
    林中的骚动也惊醒了直挺挺地睡在树干上的纥干承基,他左看看,右看看,眼中顿时萌生出希望的光来:“有人要劫囚吗?会不会是救我的?至少会把我一起救走吧?”
 
    杨千叶也惊醒了,一见林中骚动景像,心中顿时一动:“墨师,应该是墨师来了吧?”
 
    杨千叶从未怀疑过墨白焰对她的忠心,她知道,自己被擒,墨白焰一定会来,除非他死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刚想到墨白焰,就看到一个穿着唐军服装的蒙面人从草丛中冉冉地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此时经过李鱼的一番分派,林子东西两侧集中了大部分士兵,另外就是看押齐王的地方,集中了重兵把守,如果被人把齐王救走,那这乐子可就大了,皇帝震怒之下,谁都跑不了。
 
    即便没有李鱼说出那句“要他们的脑袋”,他们也清楚事情的严重性,自会严加看管。
 
    而在太师“杨百叶”和“军师”何成基”这一方,则只有四名士兵,两名站在草丛前,两名四下巡弋着。
 
    那蒙面人就是从两名士兵背后草丛中钻出来的,不怪两个士兵大意,这只是一小片灌木丛,之后也是他们的营地之内,谁会想到劫囚人居然没有惊动那么多外围守卫,从这儿钻出来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和杨千叶都看到了,二人目中露出惊喜之色,但都强抑着没有呼出声来。
 
    “很好!还是墨师机警,先弄了一套唐军服装,再潜进来混水摸鱼,那便容易的多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想着,就见那蒙面人甫一站定,双掌便刀一般切下去,两个士兵被砍中颈部,一声未吭便软了下去。那蒙面人扶住了两个士兵的腋下,没有让他们倒下,他站在二人背后,用他们的身体挡住了自己,直到另一名士兵提着刀走过来,他才突然放开两个士兵,猛扑过去!
 
    又一个士兵被击晕了,最后一个就更容易了,他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过去,当那士兵扭头在夜色下发现他竟蒙了面,他已近在眼前,猛地扑上去,干净俐落地便放倒了那士兵,然后便飞快地冲回来。
 
    蒙面人拔刀出鞘,一刀砍断了杨千叶身上的绳子,杨千叶身子一软,几乎跌倒。
 
    蒙面人低声道
    “愣着干什么,快活动!”
 
    蒙面人说着,警惕地四下打量。